返回

陪你天荒地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两千五百九十章 不觉得她很可爱吗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请访问源地址 m.didjeridude.com/wapbook-8781-4753322/
点击
    “一拍两散?”鹤倾城笑得有些玩味,和这几天在宾客面前的温文尔雅完全不同,意味深长的道:“你真的敢吗?你不要命了?”

    “就算我想要命,也不是拿我的人的命和你换!你要是还利用我的人,我还真敢和你分道扬镳,大不了就一起死好了,反正我一条命换你和你母亲的两条命,还算划算,你说呢?”

    她就不信,他鹤倾城走坐在轮椅上了还想着翻盘,他能就这么容易心甘情愿去死。

    鹤倾城眼神淡淡地看了她一会,渐渐勾起唇,轻声道:“好,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你最好是真的明白了,别再在背后同什么阴刀子,否则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宁乔乔冷冷地说完,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鹤倾城看着她气势汹汹的背影,等她身影在门口完全消失,过了会一名心腹走进来,恭敬地道:“家主,您和那位君小姐吵架了吗?属下刚才在外面听到你们的争执声没敢进来,现在这个时候你不该和君小姐发生矛盾。”从利益的角度出发,的确不是不该的。

    “但是我觉得这次矛盾很值得。”鹤倾城淡然又淡定地道。

    手下愣了下,疑惑地道:“为什么?”

    鹤倾城笑得挺高兴的:“你不觉得她很可爱吗?”

    刚才在门外差点撞到门上的样子,真的很有趣。

    手下愣了下,顿时觉得毛骨悚然,他跟了鹤倾城这么多年,自然也了解几分,见他眼里真实出现了笑意,这可是谈起他们那位不幸遇难的差一点就成为他们的真少奶奶时都没有过的事,谨慎地道:“家主,您可别想不开,这个君小姐可不简单,且不说那个郁少漠一看就不是个好对付的人,那个贺家三少爷似乎也和她有点什么,您可千万别去趟这趟浑水了。”

    “嗯。”

    鹤倾城淡淡地应了声,没再说什么,眼神有些意味深长。

    怎么叫趟浑水呢,现在她不是他的未婚妻么。

    宁乔乔回到房间,郁少漠放下手里的ipad,一边活动脖子一边问她情况,宁乔乔笑眯眯的说了,当然没说自己差点撞在墙上的事。

    郁少漠听完后也没说什么,只是抱着她笑,鹤倾城的反应基本都在他预料之中,没有证据的事他当然只会一味否认。

    宁乔乔笑嘻嘻的和他聊了一会,忽然又反应过来,转过头定定的看着他:“不对,郁少漠,你是故意的是不是?你刻意让我去找鹤倾城吵架,为什么?”

    她才反应过来,郁少漠让她去找鹤倾城时,说的是让她去闹事,如果只是让他去说关于贺寒熠的事,根本用不上‘闹事’的字眼,所以郁少漠是故意的!

    郁少漠淡笑了声,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脸:“反应过来了,嗯?还不算太笨。”

    “你真的是故意的啊?为什么啊?”宁乔乔疑惑地看着他。

    郁少漠低下头吻了吻她的额头,道:“因为要营造你和鹤倾城不合的表象,那些人之前不是想拆散你们联姻?现在你们不和了,他们的心思应

    该又会活泛起来。”说着,他勾了一缕她的长发在指尖把玩着:“要逼那些人动手,不是只让贺寒熠去做掉他们一种方法。”

    这男人真——奸诈啊。

    宁乔乔眼神闪了闪:“那我这几天再和鹤倾城吵两架?”

    毕竟刚才他们是在书房里吵架的,这里又是鹤倾城的地盘,就算有人监视什么的,等消息传到那些人那还不知道要多久。

    “可以。”郁少漠挑了挑眉。

    宁乔乔便没有再说什么,若有所思的想着怎么和鹤倾城吵架,她乖乖呆在怀里,郁少漠便抱着她继续看刚才还没看完的文件。

    宁乔乔发了会呆,回过神余光看到屏幕上的内容,眼神一闪,道:“你在看关于贺家的东西啊?”

    “嗯。”

    郁少漠应了一声,漫不经心的低下头吻了下她的发顶,视线还停留在屏幕上。

    郁少漠眼神闪了闪,忽然将他的手拉下来,郁少漠‘嗯?’了一声,垂眸看着她,眼神有些深:“想要了?”

    才刚说完他眼睛就热了起来,大有一副随时都可以满足她的样子。

    要什么要!她看起来很像欲求不满吗?

    宁乔乔无语凝噎,没好气的用力拍了下他的手,让他清醒一点:“我才没有呢!”

    “那你为什么要这样看着我?”

    郁少漠很无辜的耸了耸肩,不想用干嘛要用这种眼神看着他?他还以为昨晚没喂饱她好么。

    “郁少漠,你是不是很累啊?”怀里忽然传来她有些低的声音。

    郁少漠浑身一震,低下头见她清澈的眼睛一眼不眨的看着他,薄唇勾起一抹淡笑:“不累。”

    “你说谎,怎么可能不累呢,你又不是超人。”宁乔乔缓缓道。

    要处理他公司的事,要学习掌管贺家的事,还要分心帮她提防鹤倾城……宁乔乔觉得就算郁少漠不是超人,也快成超人了。

    她扪心自问,如果换做是她,没说操心这么多事了,她连其中一样都搞不定。

    郁少漠叹了口气,抱着她的手臂紧了紧,怀里的人的温度透过布料传过来,他觉得浑身都软软热热的,很舒服:“对,我说谎了,其实是有点累的,那你一会给我按按肩,我看了一上午文件脖子都算了。”

    即便是他也不得不承认要在一个短时间内了解上百年的家族运作和其中的复杂关系,的确很累,可是听到她在怀里问他是不是很累,郁少漠就什么都不算是累了。

    “好。”宁乔乔答应了,起身跪坐在沙发上两只手放在他肩上按摩着。

    郁少漠顿时有些哭笑不得的挑了挑眉,其实他就是那么随口一说而已,没想到她还当真了,不过既然郁太太要照顾人,他哪有不肯的道理,舒舒服服的靠着她,由着她一双小手在肩上按着。

    “郁少漠,你去贺家,是不是很不开心?”宁乔乔看着他放松的俊脸,忽然有些担忧地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88必发娱乐游戏